当前位置:
首页 > > 第九章 千里營救

第九章 千里營救

「大人,我們抓到了一個奸細。」

和夏雲決鬥後的第三天,也就是八月二十七日,猶豫不決的葉天龍正要下決心發動正面強攻,他的巡邏隊抓到了一個奇怪的人。

這是一個個子不高的男人,身穿一件陳舊的法斯特平民服,寬闊的額頭上灰色的頭髮已經有些脫落,高高的鼻子,嘴角至下巴已經刻上了稜角分明的皺紋。

乍看之下,和那些普通的法斯特中年農民沒有什麼區別。

可是當他被帶到葉天龍的跟前,猛地一挺胸抬頭,那雙細細的眼睛中射出了機敏、聰慧的光芒,反映出他直率而寡言、果斷而敏感的個性。

「大人,他一直在我們的營地外徘徊……」

隊長正要向葉天龍稟報,這個男人突然開口了。

「葉大人,請您解救我家的大人。」

葉天龍楞了一下,馬上問道:「你家的大人是……」

男人的口中說出了令他震驚的話:「我家的大人就是夏赫將軍,我是他的貼身副官陶魯斯。」

葉天龍強忍心中的驚詫,連忙揮手道:「鬆綁,上座。去請計無咎大人過來。」

衛兵給陶魯斯解開繩子,又搬了一張椅子讓他坐下,隨後便退了下去。

等到計無咎到達之後,陶魯斯便向他們道出了心中的機密。

「文冶達殿下並沒有在軍中,這一次的叛亂是由我家大人的兩位公子發動的。」

頭一句話,就讓葉天龍和計無咎兩個人驚訝不已。原來文冶達和上官清兒他們並沒有從戒備森嚴的艾司尼亞的逃走,而是潛伏下來,等候一個安全的機會。

而夏赫的大兒子夏風的師父血手天蠍獨自一個人來到了夏赫的軍中,經過一番仔細的籌劃,便決定由夏風和夏雲帶領軍隊在高陽州以文冶達的名義發動叛亂,以此來吸引眾人的注意力,給別人一種文冶達已經逃離艾司尼亞的假象,從而讓尤那亞和吉裡曼斯他們放棄追捕文冶達的安排。

「其實在大軍到達高陽州的時候,受到文冶達殿下蠱惑的兩位公子為了得到大軍的指揮權,就發動了一次叛亂,將夏赫大人軟禁起來,對外則宣佈夏赫大人臥病在床了。」

陶魯斯痛心疾首地說道:「我家大人一直引以為傲的兩位公子,居然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受到這樣的打擊,他真的臥病在床了。」

「怪不得那天我去見夏赫將軍,接待的人總是百般托辭,不讓我去見夏赫將軍……」

葉天龍恍然大悟,望著計無咎說道。正陷入沉思之中的計無咎緩緩點頭,卻並不說話。

「我家大人一直以來深受先皇的器重,怎麼能忘恩負義,做出這等株連九族的叛亂之行?」

陶魯斯神情激動地望著葉天龍,道:「在得到葉大人出兵平亂的消息,我家大人就一直在等待一個可以說明情況的機會。這次趁著大公子忙於調集軍隊救援小公子的時候,我家大人便派我潛出高陽,來向葉大人求援。」

「那麼,夏赫將軍想要本府如何救他呢?」葉天龍望了一眼依然在沉思默想的計無咎,對陶魯斯說道。

「我家大人果然沒有看錯。」

陶魯斯顯得十分興奮,連忙說道:「雖然兩位公子奪取了兵權,但畢竟下面的將官都是跟隨我家大人多年的老人,所以他們的命令也還是假借我家大人的名義來發佈的。」

「如果葉大人能夠派兵將我家大人從兩位公子的軟禁中救出來,那麼由我家大人出面勸說他的部下將官,一定可以讓這次叛亂在最短的時間內平息。」

「問題是我的軍隊根本就無法進入高陽州,怎麼能夠解救夏赫將軍呢?」

聽完陶魯斯的介紹,葉天龍不免心動。

「赤河上游五十里處有一個小渡口,那裡的守將是我的好友,這次我就是從他那個地方偷渡過來的。大人只要派出一支千人的小部隊,從那裡渡過赤河,神不知鬼不覺地向東北方向潛行一百五十六里,我家大人就被軟禁在東安城附近的山莊裡面。」

「為什麼夏風不把夏赫將軍帶在身邊?」

計無咎突然抬起頭來,緊緊望著陶魯斯的雙眼,看似隨口問道。

「哦,是這樣的。」陶魯斯答道,「這段時間登州的戰事吃緊,大公子為了方便指揮,也為了容易接應小公子的軍隊,他把大帳設在了東安城。」

「這麼說來,我們前去解救夏赫將軍時,將會遭遇夏風的本營大軍。」

計無咎輕輕捻著頜下的山羊鬚,淡淡地說道。聽計無咎這麼一說,葉天龍也留心起陶魯斯的反應。

「是的。」陶魯斯毫不遲疑地答道,「所以才讓大人派出精銳的小部隊,因為如果驚動了大公子的大軍,大公子就會將我家大人轉移,而且大人的部隊也會陷入大軍的包圍之中。」

「那你能夠保證小部隊就不會陷入包圍中嗎?」計無咎毫不客氣地問道。

「葉大人曾經率領一支精銳的小部隊翻越翠峰山脈,大破青州的盜賊,因此葉大人應該更有說話的權力。」

陶魯斯的反應也不慢,十分坦白地說出他的想法。然後對葉天龍說道:「請大人給我一張高陽州的地圖。」

衛兵很快將高陽州的地圖送了上來,一看到這張詳盡無比的地圖,陶魯斯不禁暗暗大吃一驚,怪不得葉天龍他們能夠在青州百戰百勝,原來他們的準備工作做得十分充分。

眼前這張高陽州地圖,連最細微的地方都標了出來,比他所見到過的任何一張地圖都要詳細。

在腦中微微整理了一下,陶魯斯指點著鋪在桌子上的地圖說開了。

「現在大公子將手下的大軍分駐在前化、左貢兩地,距離東安城均有三十里的路程。在東安城只有本陣的五千名將士,只要大人能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解救出我家大人,然後快速抄小路回來,自然可以避免被大軍圍攻的危險。」

一邊說著,陶魯斯一邊用手指在地圖劃了一條線。

「這個地方山高林密,都是難以行走的小路,因此我才建議大人派一支精銳的小部隊。」

「你說得非常有吸引力。」

計無咎沉吟了一下,望著陶魯斯,斟詞酌字地拋出了他心中最大的擔心。

「但是你能夠提供什麼有力的證據,來證明你的話並不是虛構的呢?」

「不能。」陶魯斯苦笑一聲,「我也知道光憑我這樣說,是很難讓大人相信這次叛亂的主將夏赫大人居然是被人陷害的。」

「來人,將這個傢伙推出去斬了!」

得到計無咎的示意,葉天龍驀然大喝一聲,雙目炯炯地望著陶魯斯。

「你既然拿不出什麼證據,顯然是來騙我們的。」

陶魯斯一呆,神情變得灰暗,望著葉天龍,嘴角抽動了衛兵跑上來,抓住了他的雙臂,正要往外拉的時候,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原來大人是這樣的人物,我家大人真是看錯人了。」他推開衛兵的手,轉身往外面走去,「我沒有完成我家大人的使命,自然是以死謝罪。」

「慢著。」葉天龍等到陶魯斯快要走到門口時,又將他叫兩下,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來。

住了。

陶魯斯無畏地轉身望著葉天龍,葉天龍揮揮手,下令衛兵將他放開,讓他重新回到自己的面前。

盯著陶魯斯看了半天,葉天龍才緩緩開口道:「你也知道,在目前情況下,派一支部隊深入敵人的腹地,有多麼的危險。」

「是的。」陶魯斯也說道:「所以我不怪大人要將我斬首。

現在的情勢,沒有什麼人會相信我所說的,萬一中計的話,就不好了。「

葉天龍點點頭,道:「好了,你先下去休息,明日一早,我就派遣一支精銳部隊隨你去東安。」

陶魯斯大喜,連忙屈身拜道:「多謝大人……」說到這裡,他已經是語不成聲。

「什麼,大人你也要去?」

等到陶魯斯退下後,葉天龍招集了眾將商議出兵解救的事宜。聽到葉天龍提出自己親自出馬,帶領他的近衛團前去東安,計無咎第一個便表示反對。

「卑職認為這實在太危險了,主帥怎麼可以輕身冒險呢?」

「萬一敵人使用的是死間的計謀,損失一千人的部隊事小,可大人有什麼損傷就是非常不妙了。」

索沖的話得到眾多將領的同意,代表了謹慎小心的做法。

「這一點,我想了很久,他應該不會騙我們的。」葉天龍望了一眼計無咎,在諸將到來之前,他已經就這個問題和計無咎達到一致的看法。

「他的身份已經得到確認,和他的談話中也沒有發現什麼破綻。更主要的是,他這次前來,身邊沒有任何的書信,根本看不出和夏赫將軍有什麼關係。」

眾將均是大惑不解,照道理說,這樣的一條應該是說明了陶魯斯的可疑,怎麼葉天龍會說是他主要的證明呢?

「因為他對夏赫將軍的忠心,生怕萬一在中途受到軍隊的攔截,如果從身上被搜出夏赫將軍的書信,那將對夏赫將軍非常不利。而他這樣出走,就算是被抓住的話,也只是會被認為是一次私自潛逃。」

葉天龍說到這裡,示意計無咎繼續往下說。計無咎便清了清喉嚨,向眾人仔細解釋起來。

「如果這是有預謀的一條計謀,那麼應該會想的更周到一些。比如他的身邊應該帶有夏赫大人的書信,或者是血書,而他的表現應該更加慷慨激昂一些,甚至應該帶上夏赫大人的信物。」

「不然的話,沒有任何取信於人的東西,他這樣貿然前來求援,十之八九會被人當作奸細斬首的。作為夏赫大人的貼身副官,陶魯斯一定非常清楚這一點的,但由於他對夏赫大人的忠心,才會冒九死一生的凶險,來尋找百分之一的希望。」

說完理由,計無咎轉而對葉天龍說道:「大人,我堅決反對您帶隊出發。

因為這太危險了,萬一被敵人發現的話,將會陷入重重的包圍之中。「

這時,范銅站起來大聲說道:「老大,讓我去好了。」其它的眾將也紛紛站起來向葉天龍請命,要求派他們前往東安。

葉天龍搖搖頭,道:「正因為這次行動的凶險,我怎麼能夠讓你們獨自去呢?」

「可是大人……」計無咎也想再說什麼,葉天龍擺擺手,道:「你們的心意我都知道了,你們是我的部下,更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我怎麼能夠忍心看著你們去冒險,而我躲在大營裡呢?」

說到這裡,他又笑了一笑,道:「你們哪個自認武功比我好的,可以打得我的就可以代替我去,畢竟武功好的人,成功的機會也大一點。」

眾將先是一片默然,然後爭著向葉天龍請求帶他們同去。

但葉天龍以這裡需要圍困夏雲為理由,不許他們離開自己的軍隊。

散會之後,計無咎跟著葉天龍一直走到無人的地方,突然說道:「大人,既然您要去的話,那麼就請帶上我!」

葉天龍微微一楞,道:「你的理由呢?我已經在會上說得很清楚了,這裡需要大家帶領自己的部隊,不讓夏雲看出什麼問題來。」

「天龍軍團沒有任何一個將軍都沒有關係,但如果沒有了大人您,就不叫天龍軍團了。因此,我這個參謀一定要緊緊跟著大人您的行動。」

計無咎樹起了第二個指頭,道:「我在軍中也沒有帶兵的。

還有,我有些小小的技巧,對於這次的行動會有幫助的。「

葉天龍看了自己的參謀好久,突然笑道:「好吧,那你就和我一起去。」

「你是我最大的客戶,又欠了我五百萬金幣的債務,我怎麼能夠讓你離開我的視線呢?」說著這樣的理由,修羅也加入了葉天龍的隊伍。

晚上和晨月談起這件事,晨月自然是擔心不已,但她卻十分同意葉天龍的分析,也知道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就會很快平定這次叛亂。

第二天出發的時候,陶魯斯見到葉天龍親自帶隊,不由離開大營的時候,眾將在葉天龍的授意下向夏雲發動了猛烈的攻勢,同時在赤河上的戰艦也大張旗鼓地逼近對岸的敵軍,讓敵人好生忙亂緊張了一陣。

到了陶魯斯所說的那個渡口,陶魯斯打出信號,那邊的守將果然帶著親信將他們接應過去。見面之後,也沒有問一句話,很快便將他們送到了山路口。

就這樣,在陶魯斯的帶領下,葉天龍他們順利到達了東安城附近,一路上沒有任何動靜,這也讓計無咎放心不小。

八百名近衛團的戰士在夜色的掩護之下,悄悄地掩到了軟禁夏赫的山莊前。周圍靜悄悄的,除了偶爾有一支巡邏隊經過外,看不到絲毫的戰爭跡象。

沒有一個人會想到葉天龍敢帶著八百名士兵深入自己的得感動萬分。

腹地。

這座山莊建在東安城外南部的近水處,旁邊是風景秀麗的河灣水道,這一帶也是所謂的官地,只有那些有官爵的人物從官府那裡得到授權書,才可以在這裡建立自己的別墅山莊。

而這座山莊,本來就是夏赫家的一處產業,作為將軍家的度假之處,山莊早已不再是普通的山莊,而更像是一座小城堡一樣,它的四周比一般山莊擴大了一倍有餘,建起了巨石的城壕,巨大雄偉的山莊門樓高有三層,飛簷畫角高挑,鐵馬風鈴叮噹響。

門樓下的大門,仿城門的結構建造,三層門堅實沉重,經得起沖車的攻擊,飛橋也經過改建,可以通行兩部大車,巨大的轆轤藏在橋門架內,光是控制飛橋的人也有二十人之多,把守的人外更有五頭狼犬相伴警戒,整座山莊成了金城湯池。

早已從陶魯斯的口中知道了山莊詳細情況,葉天龍自然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他輕輕一拍計無咎的肩頭,後者會意地一展身形,帶著數人飄近護莊壕河的邊上,從懷中掏出一物,撒進了水中。

不到片刻的功夫,水面上升起了一陣淡淡的輕煙,慢慢的朝山莊飄去。

等到整個山莊被煙氣完全籠罩起來後,葉天龍向前一揮手,每一個戰士都從懷中拿出一物含在嘴裡,然後快速向山莊圍牆,牆高三丈,上面加建了城垛,外面還掘了一道深深的護逼近。

計無咎使用的這種帶有迷魂性質的藥物是他靜心秘製的,又經過晨月的加強,效力更加的明顯。

在近衛團的戰士到達了山莊圍牆下後,整個山莊已經變成一片死寂,裡面聽不到絲毫的聲響。

從一數到一百,煙氣已經完全沉入山莊。

修羅率先躍上了圍牆,然後數十個身手高超的近衛團戰士也跟著爬了上去,很快便將陷入昏迷狀態的守衛全部殺死。

轉動轆轤,飛橋轟隆放下,大隊近衛團戰士在葉天龍和計無咎的帶領下一擁而入,訓練有素的他們很快將山莊的各處戰略要地完全控制起來,同時將昏迷不醒的敵人一一殺死。

這個時候沒有什麼憐憫可言,只有將敵人全部殺死才是任務出奇的順利,到了軟禁夏赫的房間門口,原本站在那裡的五個守衛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

不用葉天龍揮手,數名近衛團戰士撲上去,在他們的喉嚨處就是一劍,隨後近衛團戰士開始進入其它房間,凡是見到一個就殺一個。

山莊裡面的人根本就沒有防備,他們也想不到在自己的腹地,會有這樣一群敵人潛入,而且又是用了十分可怕的迷魂保全自己的最好法門。

藥物。

這些經過夏風精心挑選的武士都是在毫無抵抗的情況,糊裡糊塗的送了命。

昏睡中的夏赫被救醒之後,見到陶魯斯和葉天龍不禁老淚縱橫。他拉住葉天龍的手長跪不起。

「夏赫為逆子所累,實在有負皇恩,罪該萬死……」

葉天龍急忙將他扶起來,出言寬慰道:「夏大人不必如此。」

一邊的計無咎進言催促道:「大人,此地不可久留,我們快點離開吧!」

陶魯斯也在一邊對夏赫說道:「大人,我們先隨葉大人離開,其它的事情從長計議。」

夏赫猛醒,連忙隨葉天龍走出了房間。

正當葉天龍等人要離開山莊之際,在遠處伏路的暗哨飛奔回來報告。

「遠處大道上有一群人馬正往這邊行來,人數約在五百名左右。」

葉天龍不禁和計無咎對視了一眼,雙方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驚駭之色,這個時候,會是什麼樣的人物到這個山莊呢?

立即成为VIP会员 截至目前本站已有50000名VIP会员,你还在等什么?

  • 同业排行最佳
  • 772名AV女优
  • 2.69T视频数据
  • 18380部高清视频
  • 92550张图片
  • 7x24小时客户支持
立即成为VIP仅99元起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