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夢中醒來 身體依舊在顫抖 子宮一陣一陣收縮 高潮似仍未盡 我將枕頭夾在腿間使勁地摩擦 但是中斷的高潮似乎就此漸行漸遠 下體的溼潤亦漸漸乾涸 我翻身仰臥 叉開雙腿 努力回想剛才的夢境

荒唐的夢裡 我和偶像明星在莫名的海灘 莫名其妙的瘋狂作愛 心中好像沒有一絲愛意 或許有吧 記得住的夢境裡並沒有提供蛛絲馬跡 只記得他瘋狂抽插 我只是緊抱他 挺動屁股迎合

我躺在床上繼續勾想記憶中的某些影像 手指不斷在陰蒂上撫弄 企圖重新燃起熱情 卻依然徒勞無功 未得疏解的性慾如同儀式未成 器官的麻癢似乎已蝕進心靈底層 暗自揮發 我翻滾身軀將中指放入陰道 ㄡ 痛 ㄡ 痛 乖乖 忍耐一下 我是這樣開始長大的吧

那一天 有些陰 有些涼 偶像的臉已被他取代 他的唇已停留在胸前 海灘上闃無一人 木麻黃樹林提供了隱蔽條件 我有些不安 這已超乎我能想像範圍 他的唇沒有退卻的跡象 依然在胸前徘徊 我愛他 所以不知如何拒絕 我知道他的手指已悄悄地旋開紐扣 正準備撫上我的肌膚 我仍無法拒絕他 也許也有一些期待這一全新的感受吧

他的手輕巧的突入笨拙的乳罩 按撫在它上頭 手有些冰涼 乳頭上的手心卻是溫熱的 我有些害羞 但不知該有什麼回應 只好低頭任他在胸前輕薄 乳頭早已挺立 他輕巧的夾住它們搖晃 一面湊過來吻住櫻唇 我突然覺得口中津液增加 讓他吸吮我的舌尖時更加順暢 他吞吐著他的舌如交媾般 我承受著 並與它輕輕摩擦

舌尖神經倏忽傳到下部 我感覺到陰道傳出的訊息 無法忍受的癢意 漸次增強 身體不自覺扭動 希望能稍減麻癢 他雙手更加來勁 錄影帶情節般的激情動作 在我身上肆虐 轉瞬間 他已將手放在溼熱的祕境搓揉

沙地上有些微溫 但他還是用外衣墊著 也許是怕沙粒進入陰道 我猜淫液已經滿盈 他才能長驅直入 硬闖子宮深處 我憋不住疼痛雪雪哀叫 他有些遲疑 但仍舊奮力抽插 陰道受巨杵襲進 原來的溼潤似乎早已乾去 鑽木取火般皮開肉綻

精液的滾燙將我的情慾重新喚醒 但他已無能為力 我感覺它已漸次縮小退卻 張開眼 第一次觀察它 它的頂部仍殘存白色液體 軀幹上的紅色血跡是成長的代價吧 蠶蛹般的外形有些醜陋 他掏出衛生紙抹拭時 它已再次縮小 令人懷疑剛才的龐然是真是幻

我低頭審視自己 它早已面目全非 他溫柔的將它拭淨 便趴下來輕吻它 它顫抖著再次滾出潮水 要求他的蹂躪

**********************************************************************

小弟A的技巧不佳 請指教

他的陰莖有些膨脹 但是試了幾次仍無法插進 我的亢奮即將到頂 拚命扭動身軀索取 他尷尬的臉再次俯下 吸住小小的陰蒂 但是被撐大的空虛仍無法彌平 我抖著腿夾住他奮力廝磨

回憶的場景開始混亂 下體的淫液又漸滑溜 雙手速度也慢慢加快 偶像英俊酷相 健美先生魁梧身材 粗長陽具的刺戳 影像交互纏夾 終於我吁一口長氣 攤平嬌軀 抬起疲累的手腕 指針顯示六點 曙光已進入室內

豐厚的薪水並不能改變上班族女性的悲哀 職位越高 合意對象越少 他早就在名單之外 偶爾在夢裡出現 也迅即被其他影像取代 有人說 女性生命中第一個男人最令她難以忘懷 如今他也慢慢喪失他的優勢

晨光裡鳥兒在窗櫺外啁啾 薄薄的陽光在牠們身上曬出一片金黃 我慢慢起身 又是一個繁忙的開始 站在陽台往下望 弟弟的腳踏車剛轉出來 朝巷口斜坡奔去 好孩子 我心想 弟弟有寬厚的胸膛 女孩子會喜歡依著它吧 會有很安全 很自在的感覺吧

轉個彎弟弟又在馬路上出現 高中生已不流行背書包 背包掛在他身上很合適 那是上個月我送他的生日禮物 想來他很滿意吧 看著他的背影遠去 不禁愉快起來 也許 也許今天是個好日子呢

忙碌了一天 回到家 弟弟還沒回來 大概又是補習吧 自從父母過世之後我們就相依為命 他總算掙氣 也不敢有叛逆期 怕增加我的負擔 唉 我嘆口氣 偌大的屋裡似乎傳來回聲 我有些感傷 也許剛才不該拒絕小李的約會 那總不會比現在更寂寞吧

趁著弟弟不在 我戴上耳機 放了錄影帶 那是一部日片 淫聲蕩語充斥耳膜 女主角身材很好 但是陰部一看就知道早已鬆弛 很多人都以為女人喜歡看男性裸露 其實女人更喜歡看女人 也許她們更有美感吧

影片將女人口交作放大處理 男人的器官很大 她必須張著大口才能勉強含住 她的津液順著嘴角流在陰莖上 她和他用力喘息 我開始想像它們在口中刺戳的滋味

他曾經要求我為他服務 就在我剛獲得一次高潮之後 我撫玩它 上頭的滑膩是我的體液 它仍然高舉 外形有如蛇頭 我將它貼在臉上 滾燙的溫度讓我的臉龐發燒 兩個小球緊張的掛在它下方 我輕輕擠壓它們 將它們一起含入口中 他幸福的喘息 就像錄影帶中的男人

我細細品嚐他的下部 陰毛在嘴角臉龐輕輕撫刷 它不時頂在口腔上下 有些飽脹的感受 我緊握它的根部 讓它的頂端更形粗壯 再用舌尖狠狠的刷磨 他緊張得喘氣 無奈根部被我握住 早已不能自主 我把玩一陣放開手 一股濃精迅即射入口中

屏幕上又增加一位男人 女人露出驚喜的神色 如獲至寶般捧著似乎更粗壯的器官 他們在女人身上狎玩 女人扭腰擺臀極盡逢迎 男人輪流在她的下體進出 女人臉頰泛紅淫叫連連

這種情節也曾出現在我的夢境裡 在那裡 我喪失了主導權 偶像明星是當然的主角 但是配角的男人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 斯文的偶像似乎只能在一旁搧風點火 也許他的形象不適合作大動作的衝刺 總之 在他們面前我赤裸裸的展示嬌軀 夢境裡沒有纖細感受 只有亢奮的情慾

兩人四手在我身上為所欲為 偶像的手指修長而堅定的在胸部徘徊 配角肥壯粗糙的手指卻頻繁的在陰道進出 我大聲喊叫 心跳漸漸加快直到心臟即將無法負荷 配角的陰莖緊頂到子宮盡頭喘息 陰道強烈收縮痙攣 似可感覺圈住陽具的快感

節目仍在激情演出 我的手已不自覺的伸入三角褲裡掏撫 耳機裡陣陣淫聲衝激著耳膜 窄裙因不停扭動早已翻到腰際 我伸直雙腿頂住茶几 將臀部往上抬高 讓手指能更深入 我閉起雙眼讓幻想與影像結合 準備迎接高潮 就在此時大門 碰 的打開 弟弟回家了

弟弟旋即進入房間 糟糕 可被他瞧見了 我心裡忐忑不安 真不知所措 解不解釋都不對 也許就這樣模糊過去吧

我記憶起過往 那時候雙親都還健在 少女情竇初開 對弟弟著實有一番引誘 他大概也有些似懂非懂 老愛伸手在我胸部摸索 一有空 我們就躲在貯藏室相擁 互相撫觸 他的陽具顯然尚未成熟 我也是聊表互惠而已 對它並無期待 但是我喜歡他在我乳頭上吸吮 他也樂於照辦 有時我心血來潮 也會要他在陰核上摩擦

這般情狀持續多久 何時停止均已不復記憶 如今被他撞見 記憶突又鮮活起來

晚餐時我們持續緘默 實在也無從說起 弟弟默默的收拾碗筷 我則轉進浴室

脫去衣物後仔細端詳自己 鏡子鏡子 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想到這裡 我不由向鏡子扮個鬼臉 鏡裡映出的俏麗影像就我吧 適中的乳房配上淡紅小巧的乳頭 是讓男友讚嘆不已的愛的禮物 纖細堅實的小蠻腰是他雙手的駐地 再下面 那就是銷魂重地了 我朝鏡子嫣然一笑 臉頰泛上些許紅潮 是自我愛憐呢

蓮蓬的水柱衝激在光滑的肌膚上冒起白煙 我幾乎忘了適才的尷尬 盡情享受沐浴的樂趣 水從頭頂奔流而下 旋即在胸部順著乳尖分流 然後又在雙腿間匯聚 稀疏的陰毛原本蜷曲而雜亂 如今卻平順而服貼的躺在下腹 水滴以陰蒂為中心往地上流淌 癢癢孜孜 讓我起了些微顫抖

弟弟的房門下方仍透出光線 顯然他還未上床 我遲疑半晌 終究下不定決心進去 房裡斷斷續續傳出他的口哨聲 是一首熟悉的老歌 我隨口跟著哼了兩句 卻猛然驚覺 這首小調正是我們當年相約進貯藏室的暗號

我懷疑他還記得當年往事 也許只是巧合吧 總不會是他在暗示什麼 我帶著滿腹疑惑回身 長廊的盡頭就是當年的貯藏室 也是我情慾勃發的起點 往事的點滴 電光石火般在腦海中閃現 我不由自主舉步邁向長廊

貯藏室的門板已然殘破 泛白的 福 字仍倒貼在門板上方 那是父親的遺墨 多年來竟然還留在這兒 我刻意彎下腰 尋覓著當年我們窺看父母動靜的小洞 它仍安穩的停放在原地 為了這個小洞 我們著實費了一番心力 弟弟努力鑽洞的身形又浮上眼簾

轉動發鏽的把手 門板呀然開啟 這幾年來忙於工作 家事都由弟弟承擔 我對裡面的擺放一無所知 闃黑的房裡有芳香劑的野香 一定是弟弟擺放的 打開燈掣 霎時一室通明

依然是熟悉的擺設 心底似乎鬆口氣 也許我也不希望改變太多吧 那一座墨綠色的絨布沙發依然放在房間正中央 那是和弟弟偷情的位置 我坐下來 旁邊有一塊暗紅污漬

那一年 那一天 是夏日午後吧 貯藏室裡沒有電扇 溼熱的氣溫讓我無法忍受 尼龍製的雪白校服緊貼在身上 弟弟為我解除它們 但是汗水仍然汩汩而下 我終於捺不住溼熱 將衣物盡去 那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完全裸露 我有些害羞 也有些炫耀的將自己展露在他面前

剛萌發的陰毛必定讓他震撼 所以他仔細撫摸 並問了尷尬問題 我無法回答超出知識範圍的事情 只有抱住他親吻 那天情慾特別亢奮 下體的潮溼在汗水助長下氾濫成災 陰部極需有力的闖入 以便止住四竄的欲求

書刊裡詳盡的描述 讓我也將他剝個精光 蒼白而瘦小的雞巴在我手中慢慢脹大 我將它導引至密穴 讓它在四周摩擦 但是沒有勇氣將它送入洞中 陰部開始收縮 痙攣 下體分泌越盛 耳聽弟弟悶叫一聲 血 那是我的初潮

弟弟慌亂的拾起抹布在沙發上揩拭 但經血畢竟滲入絨布沙發 這是汙漬的由來 回憶的目光轉到一旁的畫架 那是父親遺物 繪畫是他業餘嗜好 弟弟也有這方面的天分 他曾要求為我作畫 如父親之為母親作畫般 我怕秘密外洩 終於嚴詞拒絕

貯藏室的一角堆藏的是父親的畫作 大部分的作品在父親住院時都已變賣 留下來的都是母親的裸體寫真 那些是父親對母親的記憶 當然是非賣品

其中一張有我和母親一起入畫 是我十三歲那年吧 赤裸的母親抱著赤裸的我坐在籐椅上 我捧著一顆鮮紅的蘋果神采飛揚 它的寓意不明 父親自有要表達的意涵 那時初潮剛過沒多久 胸前蓓蕾才開始發育 父親必定已留意到我的成長 才會要求母親和我入畫 媽媽的乳房美麗而堅挺 對照出我的蒼白瘦小 斜陽夕照在畫面上的光影呈現燦爛的金黃 赤裸的肌膚反倒隱約起來

作品完成時 父親摟著我們母女在畫布前欣賞 母親露出一貫的微笑望著父親 我突有被遺棄的感受 拋下他們自去尋覓可愛的弟弟

我逕自在回憶中沉思 渾不知弟弟已在門口站立多時 他輕咳一聲 慢慢走進來在沙發坐下 他兩手插進髮中正思索著要如何和我對話 我從側邊端詳他的臉頰線條 高聳的鼻子如鷹喙般勾起 那是昔年父親形象的翻版 溫柔的眼睛卻遺傳自母親 我們並肩坐在沙發上 讓時光靜默

面對著門板上的小洞 弟弟轉過臉 我們相視微笑 我伸手碰觸他的臂膀 那裡有堅強的肌肉 這幾年的辛苦讓他有些許代價 他的眼光卻望進我的浴袍 我白他一眼 掖緊領口 他會意的笑了笑 目光卻轉到下襬處 我隨他的目光下望 原來下襬已經鬆開 修長的大腿幾乎已裸露到根部 我再伸手蓋住它們 眼角餘光瞥見弟弟的下部已經澎然 狹窄的褲管讓長條形管狀物纖毫畢露 我想站起來 想避免又一次的沉淪 但是卻在心裡暗自比劃它的形狀尺寸 也許我就是典型的淫娃蕩婦吧

我坐直身體 掩飾心底開始膨脹的情慾 弟弟的目光卻仍在四處撩撥 他銳利的目光似已穿透身上衣物 在光滑的肌膚上愛撫 我終於迎接他的目光 拉他入懷

5 完

弟弟如當年般將頭偎在我懷裡 並不安分的轉動 企圖將頭伸進浴袍 我索性任浴袍敞開 讓他的臉頰貼在胸前 剛冒出的鬍渣子刺在皮膚上有點痛 也有些癢 我抱著他的頭梳理他蓬亂的髮 讓他盡情吸取雙乳中散發的乳香

他伸出左手捧住乳房下緣 伸長舌頭開始在乳尖處畫圈 手指也溫柔的在乳部輕輕擠壓 淡紅的蓓蕾很快發硬聳立 他迅即撲上吸吮 如當年般狂熱 我閉著眼讓他盡情發揮 他的吻瞬時印滿胸前 雙手粗暴的扯掉捲在上方的乳罩 解放浴袍僅有的活結

弟弟的反應和他並無不同 總是張口結舌 他和他會立時撲上 弟弟大概也有此企圖 我用眼光止住他 慢慢替他退去衣物 有過幾次性經驗 我已知道如何取悅男人 也知道如何讓男人取悅自己 弟弟的體格很好 肌肉分布勻稱 胸肌膨然而富彈性 我靠上去親吻它們 弟弟臉色緋紅 按捺不住亢奮 粗大的陽具青筋畢露 似乎即將爆裂開來

我握住它輕輕套動 弟弟的陽具比男友的更大 頂端部分尤其壯觀 讓我想起從前的嫪毐 他的陰毛相當濃密 與我的稀疏完全不同 它們從肚臍一直往下延伸 陰莖附近如亂草般胡亂生長 有些甚至在陰莖上寄生攀附 在燈光下 它們閃爍著晶光 烏溜溜的顫動 我將它們纏繞在指間把玩拉扯 弟弟不耐的用手圍攏住我纖纖玉手 讓它們停留在陰莖上

趴下親吻它的同時 棉質小白褲被弟弟用手指勾下 我挪動身軀 讓它順利從腳下脫出 晃動的臀部和隱約張合的陰部 必定讓弟弟驚豔 所以他立即撫摸它 這是姊弟的第一次作愛 我不想讓它倉卒結束 所以盡量控制進行的節奏 我在他的陽具上輕舔 不急著將它含入口中 悍然壯碩的它 頂端已有透明液體滲出 那是準備交媾的前兆 液體的味道微酸微澀 和其他男友並無不同

弟弟的手指慢慢塞入陰道 可以感覺到他一點一滴深入 我全心感受他的進入 渾然忘卻了節奏的進行 滑溜的淫液助長他的亢奮 他起身強行將陽具插入窄縫 然後便是瘋狂的銷魂

我暗自比較弟弟和男友之間的不同 顯然之間的差異不大 器官大小 時間久暫之外 也許就是感情的投入吧 我在朦朧中似乎又看見母親望著父親癡迷的眼神 我渴望有這種讓我熱愛的對象 弟弟不是 男友也不是

**********************************************************************

我喜歡揣摩女性作愛時的心理 但永遠不知道它的正確性 女友給的訊息不多 而且也許竟是我錯誤的解讀 誰知道呢 也許有博聞廣記的網友為我解惑

我 的反應似乎不怎麼樣 因此匆匆收尾 情節鋪排上失誤甚多 尚請海涵

立即成为VIP会员 截至目前本站已有50000名VIP会员,你还在等什么?

  • 同业排行最佳
  • 772名AV女优
  • 2.69T视频数据
  • 18380部高清视频
  • 92550张图片
  • 7x24小时客户支持
立即成为VIP仅99元起

相关小说